◤爪夷书法课题◢ 小民有话说
2020-06-10

    

爪夷书法课题在华社掀起千层浪,内阁详细研究了各造意见,且接纳数项相关调整步骤后,教育部长马智礼周四(8日)宣布,淡小明年起采用的小四马来文课本中,有关爪夷书法介绍的单元由6页减至3页,并以选择性方式落实,教师则被赋权决定在课堂内如何教导这项单元。


随着内阁这项宣布,大部分家长仍抱持反对态度,也有家长表明不抗拒让孩子学习爪夷书法;且听听这些学生家长有何看法?


柔佛

学英文更恰当

张俊贤(49岁,自雇人士)

建议教育部把学习爪夷书法时间让学生学习英文、国文及电脑科,这样会更恰当。

派不谙中文教师

林政源(38岁,旅游公司业者)

担心教育部会以教学为由,派遣不谙中文的教师到华小教导爪夷书法。

加重课业负担

骆俊俊(46岁,工程师)

孩子除了要应付考试,还要学习爪夷书法课,加重孩子的课业负担。

一页也不要

黄玟斌(39岁,商人)

反对爪夷书法课推行,一页也不要,因孩子已面对学习三语的压力,功课繁重。

列课本违宪

梁居畔(41岁,专业导游)

爪夷书法其实与宗教有关,若将爪夷书法列入马来文课本,可说是违宪。


槟城

出社会用不到

王素云(42岁,家庭主妇)

尽管不须考试,但不赞同孩子学爪夷书法,因英雄没用武之地,在社会上用不到。

没办法反对

陈芷凌(38岁,家庭主妇)

不支持孩子学习爪夷书法,但也没办法反对,因学习是团体生活,不可能杯葛。

去博物院参观

涂雪婷(40岁,二手书店店长)

教育局可考虑安排学生去博物院,参观更有历史价值的爪夷文。

有兴趣就学习

苏得意(36岁,商人)

爪夷书法可列为课余活动,有兴趣的学生就学习,没兴趣的就不必学习。

不如学马来文

李佩佩(37岁,自由工作者)

与其学习爪夷书法,不如让孩子更专注及集中在学习马来文。


森美兰

平常心看待

林韦君(35岁,哺育协会会长)

以平常心看待,想不到有合理的理由反对,学习不分种族和文化。

目的何在?

戴慧莉(41岁,公司执行员)

想问教育部,学习爪夷书法的目的何在?对国家发展有帮助吗?

事件尽快过去

巫凯军(41岁,书局董事经理)

不赞同学习爪夷书法,希望事件能尽快过去,大家一起向前迈进。

选择性学习

颜宏伐(39岁,保险经理)

希望教育部遵守承诺即只学习不考试,让孩子选择性学习而不是强迫。

不赞同考试

梁小姐(33岁,理发店业者)

可接受让孩子只是从国文课纯粹学习爪夷书法,但不赞同有考试。


霹雳

不懂甚幺书法

冯丽莉(32岁,餐馆老板娘)

不赞同小四生学习爪夷书法,因四年级学生尚小,不懂甚幺是书法。

打好国语基础

陈建铭(42岁,商人)

小学阶段应注重孩子的国语,打好他们基础,不应强逼学习爪夷书法。

有兴趣才选修

钟镓骏(42岁,推拿师)

爪夷书法宜在中学推行,让有兴趣的学生选修,而不是在小学阶段。

发掘学生潜能

饶赐玲(46岁,财务规划师)

教育部应加强和提升师资,在小学低年级无需考试当儿,发掘学生更多潜能。

有几人懂艺术

廖宝忠(67岁,菜农)

小学生完全不懂什幺是爪夷书法艺术,一些年长的国人,又有几个懂得艺术。


雪隆

不会太抗拒

官秀凤(38岁,传销人员)

不会太抗拒让孩子学习爪夷书法,就视为趣味学习,如孩子有兴趣,可尝试学习。

担心校长强制

潘秀玉(34岁,家庭主妇)

虽然爪夷书法由老师自由选择教导,但若校长是穆斯林,担心会要求国语老师们必须教爪夷书法。

显得很矛盾

柳亮利(48岁,中医师)

既然爪夷书法是自由选项,却偏偏印在正课课本,显得很矛盾。

印正课课本

胡舰文(45岁,管理人员)

外国教育让学生自由选修外语,如今爪夷书法既然是选择性学习,为何要印在正课课本上?

不鼓励深入

林淑慧(34岁,媒体工作者 )

不反对只是“认识”爪夷书法,但不鼓励孩子去深入了解怎样写和发音。


马六甲

多学非坏事

杨佐胜(42岁,商人)

站在客观立场,多学一种文字也非坏事,但需考虑到有限的资源与节数的不足。

会造成负担

李翰霖(39岁,商人)

在华小要学习3语已不容易,增加爪夷书法,会造成学生的负担。

不反对接触

郑慧冰(42岁,商人)

孩子如有机会出国,也会学一些当地语言,因此不反对让孩子接触其他种族的语文。

学额外知识

孙福盛(42岁,商人)

若是娱乐性教导,不会造成负担与压力,也不需考试,让孩子学多一些额外的知识,觉得无可厚非。

对学习没帮助

孙福祥(40岁,商人)

学习爪夷书法对学习国文并没帮助,反而造成各方面的负担。


东海岸

须尊重人民

彭俊昌(34岁,彭州商人)

不排斥爪夷书法,但政府必须尊重人民的自由选择权。

列为选修课

曾耀雄(39岁,劳勿自雇人士)

欢迎政府把爪夷书法列为选修课,可让孩子自由选择是否要学习相关书法。

对学生没帮助

张毓新(43岁,文冬电器工程东主)

爪夷书法对学生也没有任何帮助,希望教育部听取民意,取消此政策。

不应华校实施

李达慰(50岁,文冬茶室东主)

爪夷书法措施必须要取消,因对学习没有帮助,更不应在华校实施。

没考试能接受

卢美源(69岁,文冬退休人士)

如果没有考试,尚能接受,但最好取消爪夷书法。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